全站搜索
首页员工风采员工风采  爬天梯,走天路,我们的塔吊师傅

爬天梯,走天路,我们的塔吊师傅

发布时间:2016-05-12 09:58:19   浏览次数:0

        初春绵阳,万里晴空。位于绵阳市经开区涪滨路北段的菠萝影院·威尼斯城高楼直插蓝天。楼旁,橘红色塔吊转动铁臂,缓缓吊起一捆钢筋。
        坐在20层楼高空塔吊、平稳操控起吊钢筋的,是这里的塔吊师傅——李明,地面拿着对讲机清晰地发出指令的,是这里的这里的塔吊指挥员。
        今天我是提前吃了午饭过来想给他们照相,因为听说他们除了午饭时间从天梯下来,其它时间都得待在塔吊上。
        他们说每天早上6:00点就开始爬天梯开始工作,有时候总惦记着检查电源和安全故障,却忘记了早餐还没吃。另一个塔吊师傅说:“高层建筑,塔吊司机看不见吊钩落点,只能靠对讲机,与信号工沟通,实施移位、挂钩、起吊,并凭借丰富经验,将吊装物精准送到位。最重要的是手感、目测、耳听,最怕刮风下雨、配合不好” 。刮风下雨,塔吊操作室的窗户因为高空水汽模糊,高空中对讲机信号时好时坏,常常听不见地面指挥。然而,李明和伙伴们配合默契,根据塔吊运转的流畅度,判断吊装物方位,准确无误。他说:“人一进操控台,手一搭上操纵杆,全部注意力都在塔吊上。”
        上班,攀爬60米楼梯,到塔顶操控室。塔吊附着外墙,头晕目眩,不敢俯瞰。进到操控室,不足1平方米,四周玻璃窗。太阳出来,温度骤升,犹如桑拿房,坐一会儿便汗如雨下。李明每天一坐就是八九个小时。上厕所费时间、太麻烦,都得一忍再忍。“本来,可以关窗户,开空调。但是,关上窗户,听不见发动机声音,容易出问题。再说,塔顶太高,供电不足,常常停电。所以干脆开着窗户吧。”他解释。
        他说:“其实,高空作业,最难熬的是孤独”。说完他便戴上安全帽朝着塔吊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看着他们爬天梯的背影,我心里无比的紧张。
        ——这就是我们建筑工地塔吊师父们的工作缩影。心中默默的祈祷:“上天一定会保佑这些勤劳的人,让他们高高兴兴的上班,平平安安的回家”。